谖风

大概是要……诈尸……

没有题目。。。

总之万恶的老妈把我手机收了。。。。。所以更新。。。。。。。。。。。。。。。我尽力?。。。

[神日]日向君家的兄控chapter.9 重新再尝试一次

「嘛嘛,大家不要这样嘛。下午新同学来的时候不要吓到人家啊。」自言自语说着没人听懂的话,自顾自的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狛枝自言自语:「新同学……难道是……kamukura……」左右田突然过来:「哈?你在说什么啊,kamakura?那是谁?」狛枝以平常语气,完美反驳:「啊,不,没什么。话说左右田君居然会在意我这种垃圾的话还真是奇怪呢。」「又来了……你这家伙……不要装作一个好学生的样子,拿出你真正的实力啊!」九头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依旧……「没有啊,我这种垃圾的话,怎样都无所谓。」「你这家伙……」
「听说新同学的才能是「超高校级的大脑」?」话峰一转。「啊,是啊,听起来就是个厉害的家伙。」左右田说,「希望不要是什么难相处的家伙。」「是这样的呢。」
时间总是在处理各种事物的时候就突然流逝,那些拥有充裕时间的人——怎样浪费都没关系?
「好——好——大家安静一下,这位是新同学。」随着雪染千纱的话,门口走进来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日向创的心跳节奏……完全乱了。一下,两下。为什么突然间会对完全不认识的人这么期待?
出现在众人视线的,黑色的,黑色的,一团。
「嗯??新同学是一个黑长直??」(小泉真昼)
「黑长直这种设定真不错啊!!来吧We can fly!!!!!!」(花村辉辉)
「嘁,真恶心,再多说一句就杀了你哦!」(九头龙冬彦)
「呜哇哇哇!!!!」(罪木蜜柚)
「所以我一直在想罪木你要怎样才能在平底摔成这样啊!!」(日向创(?))
「哦哦哦!!!就是这样娇羞的表情!!!」(澪田唯吹)
「对、对不起——啊啊啊让新同学……」(罪木蜜柚)
「闭嘴这头母猪!!」(西园寺)
「好啦你们不要这样……」(小泉真昼)
「好了——米娜桑听听新同学的自我介绍啊——」雪染千纱开始察觉到局面大概是开始失控了。「无聊。」不再看慌乱的众人,开始无意义的自我演说,「我叫神座出流。」「好——米娜桑听清楚了吗——」场面一度混乱,也就是说,根本没人在听。
「闭嘴。」众人感到了来自「新同学」的恶意,大概是「超高校级的领导人」这种才能?啊啊,既无聊又平凡的,这世界——「最后再说一次,我叫,神座出流。」这已经是很努力压制住怒火了。
「哦哦,「kamukura君」对吧?」
「kumukura……?校长?」
「哇哇哇几百年前的鬼魂回来了!!!」
「……(欲言某句脏话又止)……」
「总感觉……这个名字,很熟悉呢。」
「所以七海同学那是希望之峰第一任校长的名字啦……」
「现在的校长叫什么来着……」
「雾(苗)切(木)仁(诚)。」
「唔……这样的啊……」
「所以这真的没什么难的吧……」
「啊啊,真好啊,米娜桑的kibou……(张开双臂,鼓掌)」
「喂你这家伙也给我适可而止啊!」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好像又说了什么讨人嫌的话了。被如此耀眼的希望……」
「所以知道了的话就给我住口啊!!」
「真是的!!」
「啊对不起啦。」
依然进行着早就预定出的无聊言论。
「无聊。」仅此而已。无聊。无聊。无聊。总之——再一度的努力一次吧。为了——未来——为了——他——「超高校级的——」
「是什么呢?呐呐,你的才能。我很期待呢,充满着希望的才能。诶?你说我像komaedo nagito一样盲目追求希望?哈?,别开玩笑了好吧?呐呐,kamukura前辈,只有绝望才是不可预定的啊,只有绝望,只有绝望——都是爱啊——」
「诶?什么?你说hinata hajime?这种路人一样的设定是谁啊?诶?你说是你的本身?诶——、怎么这样啊,明明前辈你可是拥有着能够摧毁希望的才能呢——诶——kibou——zetubo——」
「嗯,那个啊,前辈,hinata hajime到底是……」
无聊。无聊。无聊。无聊。
这个女人——江之岛盾子——把他的生活搅得越来越混乱了。
「闭嘴。」
————————————————
「诶多——kumukura桑?」日向一脸惊奇的看着居然很娴熟坐在他家吃饭的新同学。「哦,那个小创啊,神座同学会在我们家住一段时间哦。」「诶?」「所以说啊,就是因为一些这样那样的原因,就是这样,小创可要好好和出流相处哦。」
这……这是怎么回事?!?!
谁来给我解释下???!!
话说其实有个问题早就想问了……
「咳咳——」为了打破尴尬局面,日向拿出在路边商店买的草饼,说:「嗯那个是叫神座同学吧?我在路上买了草饼要吃吗?」「……不用,我不会和创抢东西。」「????(黑人问号脸)」「我吃樱饼就够了。」「????」
所以这又是怎么回事???
一周目的同学瑟瑟发抖啊!!!
来个dalao解说下?
等等七海同学玩游戏好像挺在行的!!
不对现在能找七海同学吗??
不对这找错重点了吧?!?!
所以没通关的同学们都是需要剧本的?!?
不对不对。
问题是——神座同学为什么这么熟练啊,就像曾在这里生活过很久一样,而且,莫名的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又是什么鬼啊?!果然整个世界都是很烦的……各种n周目以及各种End……抖m以及一些心理变态的人就比较喜欢Bad End……比较正常玛丽苏的就比较喜欢Happy End……不过还有一种……真.结局……
真假就看信哪个了吧……根本不用在意……
这种熟悉感……到底是……为什么……
「无聊又无趣的世界尽头。
俯视这一切的你,是谁?
在眼前被翻来的,无法触碰的未来
(既然无法触碰,那就超越而行)
虽然直到今天为止的世界满是预定调和
(但却仍然无法确定)
绝望和希望都还触手可及
(我们仍在迷茫中游荡)
即便如此也一样令人怜爱,即便无法看到
在黑暗中,轻轻牵起你的手」(《弹丸论破3绝望篇》片头op歌词)
——————————————
#画外音#
哇哇哇这op歌词怎么这么契合!!!简直拯救了我懒得写某东西的懒病啊!!!
咳咳扯远了。最近期末考试……懂的吧……各科老师都来虐,待我们这些祖国未来的花朵(话说你们这么虐,待祖国未来的花朵真的好么?!?)……整个人不太适应这种氛围……因为懒散惯了……各种“今天不把某某知识点背完就不准走”真的好痛苦来着……
好的更新get!自己挖的坑累死都要填完!!

[神日]日向君家的兄控chapter.8遗忘(下)

谁让那家伙这么值得信任……
谁让那家伙这么厉害……
啊啊啊!!!!都是时辰的锅(误)!!!!
可是……就算他回来了,我们又该怎么相处,还能回到当初那样吗……?「啊啊啊!!为什么这几天的事情这么多啊!!」稍微有些厌烦了吧。
啊啊啊,到时候又该怎么面对他啊!!!无路赛无路赛(好烦啊好烦啊)……现在的自己,就像一个少女一样,这究竟是怎样的「羞耻play」啊!!每次只要在他面前自己就一个劲傻傻的脸红心跳……好过分的喂!!还有那些突如其来亲密的动作什么的……就算是兄弟这也超出界限了吧?啊——最烦的是那次的kiss……用不太文雅的一句话——简直mmp好不好!!!感觉都被逼疯了!
不过,倒是希望他的表白是真的。
自己是从心底里喜欢他的。
bl本来就有违常理,更何况——他们还是兄弟关系。这是怎样的乱伦一样的关系。很复杂,也很烦躁。
如果不是兄弟就好了——
如果不是亲人就好了——
如果从一开始相互就没有这么熟悉就好了——
如果你的表白是真的就好了——
但是,这些早就已经既定的事实,改变不了了吧。终将,走向自己选择的道路。
不管怎样,喜欢你这份心情不会变。就算只能默默隐忍一辈子——至少我是爱过你的就好。爱过你,就可以算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出流,千万不要嫌弃我……
晚餐时间。
「小创,我们回来了。」门口站着的是两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啊,我应该是说欢迎回来?」门口的女人笑了笑:「小创还是这么可爱呢。」门口的男人也展出笑颜:「小创还是这么可爱啊。」日向创用拳头擂了擂男人的胸口:「哇,老爸,我也不小了,说男孩子可爱也只有你了吧。话说——今天你们回来这么早是有什么事吗?」「哈哈,今天好不容易争取到了一个晚餐的时间陪你们哦。」「诶?!真的吗?啊……不过出流不在啊……」日向创稍稍失望的低下了头,「嘛不过好不容易能和你们好好吃一顿饭了!」像个小孩子一样开心。
这种心情,在压抑许久之后豁然阳光照过来的感觉——真的好像就此把时间静止,停留在这一刻的幸福。欢乐的气氛总是会忘乎所以,那个人的名字,也只是闪现过。
「下次有时间我们全家人一起去北海道看樱花?」
「嗯好啊,北海道的樱花真的很美呢。」
大家都在扯着无关紧要的话题。
气氛正热烈,日向创却突然「咚」的一声爬在了餐桌上。「小创,小创。」女人摇了摇日向创,然而并没有反应。「看来是起作用了。」男人说,「把他抱到车上去。」
路比较偏僻,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大约一个多小时以后,终于熄火。
「那……小创就交给你们了……」「请不要担心,这个对身体毫无伤害的。」「可是……」「我想您们应该也明白,这都是为了「那个人」。」「唉……」
一堆乱七八糟的谈话——毕竟本来这个世界就很荒诞啊,所以并没有什么违和感。黑暗中的世界才最真实,相对来说,白色的世界完全就是伪装,没有任何意义——那种一戳即破的外壳。
虚伪的,谎言。
虚伪的,世界。
虚伪的,人类。
虚伪的,人生。
虚伪的——「自我」。
整个世界都是坂上走丸的发展呢——
反正真实早就不重要了吧——
所以不用执着事情的真假——
相信记忆就行了——
「创……大概是会绝对忘记我了吧。」
「毕竟一切都是「预定调和」出来的结果嘛。」
「希望最后不会成为没有意义的事情。」
大概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所以,所以,在这个无聊的世界多做了一些无聊的事情。
什么都不想做。因为,那样,很无聊。没有任何意义。反正,最终都会朝着一个方向发展——死。
只要解决这些就能Happy End?
不可能的。Happy End反一面就是Bad End,不在乎事实是什么样子的,关键是人是怎么想的——对吧?
所以——从这里,才是正篇的开始——从零开始的——一切。
——————————————
无意义的生活,重复着一切平凡的事件,没有任何值得当做某种「理由」存活下去。对于出流,大家在经过某些药物作用以后,已经忘却了,所以在下一个「互相认识的新学期」里,他,大概,会回来的吧。
「诶多……初次见面,我叫……日向创。」靠近黑板的某位置,日向创稍稍有些紧张。
「好好——米娜桑注意了,这位是从预备学科来的学生,这学期会和我们一起学习哦。。」
「诶……?日向君?太好了放学一起打游戏去吧!!」
「哇,骗人的吧,虽然是听说有预备学科的人会来,但是居然——刚好是日向君……?」
「斯巴拉西哟,这才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啊!」
像想起什么似的,雪染千纱做出一个夸张的「啊,差点忘了」然后说:「啊,差点忘了说,下午我们班会有会有一个新同学来哦。」「诶……?希望之峰不是只招新生的吗……」有人提出了质疑。「嘛米娜桑不要这么在意嘛,就算是希望之峰有时候也会没有发现其他有才能的人啊。」雪染千纱这样回答。「那么,老师,新同学的才能是……」作为班长,七海觉得自己有必要搞清楚新同学的才能。
「唔……好像是……「超高校级の天才」一类的……?」雪染千纱做思考状。「哈?」众人一度提出质疑。雪染千纱比较尴尬地说:「啊哈哈,好啦,黄樱老师有和我说过新同学的称号叫「超高校级の大脑」呢。」「哈?」众人再一次质疑。
——感觉整个世界观都快没了。
————————————————
*画外音:我……!我努力了……但是还有好多作业也欠着……

关于更文……

要考试了……米娜懂得……所以现在把稿子欠着……放暑假以后补回来……ps:如果我手不痛了就争取少拖……不打tag了……手好痛(写作业搞得……

[最枫][日七]20170520表白去吧!!!

*cp:最原终一x赤松枫
*20170520留爪
*感觉烧烤节又来了……(不好意思我其实是FFF的三级火系魔法师(喂少年你中二病犯了吧))
——————————————
「赤松酱,你弹的曲子真好听。」最原终一忍不住发出了惊叹。「嘛,不过我觉得今天更适合听「梦中的婚礼」这首曲子哦。」「诶,是吗,唔,等等,今天是5月20日吧,难道赤松酱有喜欢的人了?」「嘻嘻,不告诉你。」说罢,又抚手上钢琴弹上一曲《梦中的婚礼》。

一曲完毕,最原词语匮乏只说出了「真的是很美妙的音乐啊。」这样的话。「最原君,520,是我爱你呢。」「唔,好像是这样的吧,嘛,看来赤松酱能收到本命巧克力哦。」「哦,是谁送呢,我倒是很期盼着最原君的本命巧克力哦。」「诶?!可是我只有义理巧克力哦。」「啊什么啊好过分啊!」

「嘛开玩笑的啦,赤松酱,给!」

「哇最原君自己做的巧克力?」

「唔第一次做有点不擅长……毕竟以前都是收巧克力的……」

「诶!?什么啊!」

「我收的是义理巧克力啦,义理巧克力。」

「不行最原君你得给我双份的巧克力我才原谅你!」

「诶,可是巧克力高热量……」

「哼!」

(系统提示:恭喜最原小哥加入单身狗(来自单身狗的怨念))

——————————————
*cp:日向创x七海千秋
*写一写正常的cp咯……
——————————————

作为一个名门高校——希望之峰当然也是有什么在重大节日传统的什么活动?然而并不,在预备学科苦逼准备各种考试的时候,本科的学生在那个充满希望的本科教室里——打游戏。

游戏提供:不二咲千寻

设备支持:左右田和一

幕后黑手:七海千秋

参与成员:所有本科学生

——所以现在正现在门口的日向一脸惊讶也是没毛病的。

「诶多……七海同学……你们这是在……」不用想也知道日向创此刻是一脸懵逼的状态。虽然昨晚因为通宵打游戏的原因稍微不能把精神集中,不过七海还是断断续续地回答:「啊……唔……啊……日向君……?今天520我们在打恋爱game……啊……好困……」那种昏昏欲睡的状态,日向真怕她会又站着睡着了。

握紧了手中的巧克力。——日向忍受在门口被逆藏瞪的屈辱来本科的原因就是想送给他喜欢人巧克力的。然而这种状态——估计就算表白了也不大会记得吧。嘛,也罢——

「七海同学……我喜欢你……!」终于鼓足了勇气说出来。

全场轰动。

「哼,区区预备学科也敢向本科的希望表白。」除了一些搞事起哄的,还有一些嘲讽的。

不过日向也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七海的反应。

「唔……啊……唔……」作为事件的主人公之一,七海完全没有反应。果然是……睡着了吗?

正在日向胡思乱想之际,七海突然出来一句:「嗯……那个……日向君……我也喜欢你……」

诶?是这样的吗?

七海见日向呆呆的样子,小嘴噘了起来:「日向君不会是想不负责吧?」「啊啊啊不是,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啦。」「什么不可思议?如果是因为回答太慢的话——就好好回想起我「必须好好思考才能说话」的设定啊!」

[神日]chapter.7 遗忘(上)

「hinata izuru吗……」七海若有所思道,「唔,好像有个人叫kamukura izuru来着……」「是希望之峰第一任的校长神座出流啦!」小泉用不可思议的眼光望着七海:「你难道连第一任校长的名字都不记得吗……」说着做出头疼状。「不记得。」七海的回答极其简短精悍,大概是因为马上就要把这个恋爱game的主角攻略了,没办法分心做用脑力来说话了。
小泉看了看沉迷打游戏无法自拔的七海,叹了一口气,走了。
「看来应该去打听一下这个消息了……」在小泉走后,七海突然自言自语道,「kamukura izuru……不可能有这么巧的巧合吧……」

——————————————

「诶?!?出流有事情最近都不会回家了?!?」日向一脸惊奇。「嗯,是因为「超高校级」的事情呢,所以最近出流同学都没有时间回来了。」雪染千纱这样解释说,「听仁校长说,是出流同学的才能考试呢。」
「才能考试?!?」
「嗯是这样的,希望之峰的才能考试是为了让学生保持才能,如果没有才能的话也不会在本科上学了。」
「可是……出流的称号……怎么考……」
「出流同学的才能非常特别,所以雾切校长才不公开他的才能。」
「哈?」
「好了,日向君我还有事就先走了!Beybey~」
「喂等等啊!」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日向终于明白为什么平时觉得出门很无聊的出流居然出门了。所以综上所述,出流「才能考试」去了。
「啊——这得去多久啊——」开始烦躁了。嘛,心里果然还是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出流的吧,因为——「我喜欢你啊。」这种感情,无法说出口,所以啊,最大的心愿是,一辈子都做你那个最温柔的哥哥。
呐,千万不要忘记我啊。
日向创的脑海中突然飘过这么一句话。「不要忘记……什么……?」似乎是儿时承诺过的一句话,不过——现在完全没有印象了。

——————————————(狛枝视角)

kamukura君没来学校。
一天,两天,三天……
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诶?!日向出流同学到底去哪里了呢~?」勉强缠了一下雪染老师。「啊,他有事请了长假呢。」雪染老师这么对我说。
还真是相当的失望呢。
按照情况来看,他是回归了吧。
做自己的「本职」。
虽说他的希望极其耀眼,但是——「区区人工希望也不过如此」。
哎呀。哎呀呀。
仅仅是一个月,hinata君就已经魂不守舍了呢。
不过这是不是意味着,我——「有机会了」呢?
啊哈哈哈,像我这种垃圾啊……

——————————————

神座这边。
风很大,毕竟是在顶楼上。
收到了江之岛的「信」。
「kamukura前辈!那个啊,我为我们的约会准备了一些东西呢,请在今天晚上八点的时候到本科一号楼天台一聚。」
到了。
「哇哇!kamukura前辈!!!!!」见到神座从楼梯里走出来,江之岛盾子表现得十分地兴奋。「啊啊啊!!!没想到kamukura前辈真的来了呢。」
「江之岛盾子,在你提出要求之前,我有一个条件。」再次见到江之岛,神座开口便是这一句话:「把所有人关于我的记忆全部抹掉。」江之岛咯咯地笑起来:「你这样做的意义何在?」「你照做就可以。」非常简短的回答。「根本没有意义可言啊!」「你不需要知道意义。」「那么,你总该告诉我之后你要做什么吧?」「重新开始,用「神座出流」的身份。」「哈?为什么?」「只是想验证一下希望和绝望那一边对于我来说更重要罢了。」
江之岛摆摆手,说:「嘛你也真是无聊。」「这种小事你还是做得到的吧?」「诶~kamukura前辈的请求什么的……啊啊啊,少女漫画的展开啊!!」「……」神座默。
「嘛嘛,毕竟这种东西很快也就厌烦了吧,所有都是「预定调和」呢。」
「希望什么的,最初都是拼命去追求呢。」
「早就已经够了,很无聊啊。」
「只有绝望才是不可预定的啊!!!啊啊啊啊!!!」

—————————————— 

已经……一个月了。
出流没有回来,连一通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有。
为什么啊?
不可能会这么严的吧?
真是的——这种时候才会想他啊——
          _未完待续_

[神日]日向君家的兄控 chapter.6禁声(下)

*注意,超级ooc
*抱歉上周家里断网没办法更新
*chapter.7我努力改完尽快发上来
*(貌似短小了)
——————————————
「哼。」这场对话最后以某人的一声轻哼结束。
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是说……所以……以后都不能见到创了……又要过着那种无聊透顶的生活……果然是很无聊啊,整个世界。
创……
————日向家
「诶……?」日向因为怕被出流发现然后场面一度尴尬的原因,是偷偷溜回家的(虽然如果kamukura在家的话悄咪咪溜回去也会被发现什么的→_→),然后——「很难想想出流居然出门不在家了呢。」日向环顾四周,再次确认家里没人。「难道出流有什么事要处理?」似乎是唯一的可能性。「唔……出流应该是出去买材料修墙了吧?」看着那个被战刃骸剧烈撞击而出现了大洞的墙——「出流的战斗力真是可怕啊。」光是用手背把「超高校级的军人」这么厉害的人物打飞就已经很厉害了,关键是墙上还破了洞……
嗯出流果然还是挺可怕的。
「不过——这样也正好,如果出流在家那么现在就非常尴尬了。」回想起那冷漠的空气……「嘛总之去弄点吃的吧。」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啊,买草饼和樱饼吧!」记忆中,总是他一个人连带着出流的草饼一起吃掉,出流就在一旁默默的吃着两人份的樱饼。
「哈哈,其实认真想想,小时候出流吃草饼的样子还是很萌啊 (*≧▽≦) 。」日向开启了自言自语的模式。「那家伙从小都拿草饼和我交换樱饼,应该是挺喜欢樱饼的吧?嘛,虽然他一直都在说「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也没有什么特别讨厌的,很无聊」什么的……」日向在不经意间脸上挂上了温和的笑容。
————————————(仁和响子姓氏一样啊(废话,他们是父女啊)……)
「响子,我要取消这次的委托。」雾切仁对那个早就已经顶着寒风在楼下等候多时「超高校级的侦探」说。响子前一分钟还在想着今天陪父亲开完会带他和苗木出去玩,想着想着稍微开心了一些,然而下一分钟他的父亲就对她说了这么一句话:「响子,我要取消这次的委托。」「为什么?!?」响子显然是没有料到她一向信任的父亲会这么对她说。
「今天就这样吧,我还要去开会。」雾切仁说完准备转身,雾切响子立马拉住了他:「是因为「kamukura izura」吗?」雾切仁勉强挤了个笑容,说:「看来你已经调查了很多了。」末了又神情严肃地补了一句:「不过你最好不要和别人提起「kamukura izura」,包括苗木君也是。」
雾切仁松开了响子的手,坐上车,走了。
「这是……为什么……?」响子低垂着头,若有所思道。
————————————(从这里主人公的戏份断一下)
「诶?!?狛枝君你是不知道的吗?!?!」左右田和一做出很夸张的表情说道,「你居然不知道在大概十多年前希望之峰被炒得沸沸扬扬的人体实验?!?」「什么啊……」狛枝被说得莫名奇妙,「十多年前,我还只是个小孩子怎么可能会去了解这些事。就算了解,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记得。」
「可是,最近又在传那个人体实验成功了,而且其实已经把那个「人」作为超高校级生活在希望之峰一段时间了哦。」左右田说,「还有啊,「那个人」好像最近准备为希望之峰做事了,真是的,明明是一个全能的天才……」好像是终于不受脑子里肿瘤的「影响」,狛枝突然记起来——「等等!!!你是说那个「人」……在希望之峰用超高校级的称号已经生活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嗯,是啊。」这次轮到左右田有些懵了,「难道说狛枝君有什么内部消息?」「没有啦,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你就说嘛……」「没有啦……」
「那个人」……应该是指的「kamukura」吧……人造的「超高校级」么……?「区区人工希望……也不过如此……」无意识地稍稍感叹了一下。
不过……如果创知道了……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嘛我现在倒是很「期待」哦。」
————————————
「唔……七海同学觉得日向出流怎么样?这周的校报他可是又上榜了哦。」小泉真昼拿着相机,一脸头痛样。「诶?hinata izura吗……」拿着psp的少女明显怔了一下。「就是啊,那家伙可不好搞啊……」这种人……啊……真是头疼……
「嗯……是hinata izura的话……也是属于高冷的类型?」最近忙于攻略某某很火的恋爱游戏,连思想也在想着什么性格,什么攻略方法了。「诶?是这样的吗?嘛七海同学果然是能一眼看出人物类型呢……」小泉惊叹地说道。虽然那语气装得太明显就是了,嘛,不过七海也没有在意这些。
「hinata izura吗……」

[最吉]最原酱穿女装的真相

[最吉]日向君家的兄控 py交易(误) 番外
*cp:最原终一x王马小吉
*作者疯了
*(我觉得……我写得这么垃圾就别看了……)
————————————

「诶~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一个轻浮的声音。擦了擦残留的唾液,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所以——你想做什么吗。」大不了,把记忆给抹掉就可以了。「nixixi~不愧是kamukura酱呢~」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般,他又笑嘻嘻地对那个刚刚把人咚在衣柜上强吻的男人说:「nixixi~呐呐,kamukura酱愿不愿意和我做一个交易?」好像挺有趣的。「什么交易?」虽然说——结局早就料到了。「nixixi~你让最原酱穿女装我就不说出去哦~」本来应该脱口而出的「无聊」,变成了——「好。」

他可能是有什么奇怪的才能在作祟吧。

「我给你写一张纸,按照上面的方法去做。」他微微开口说。待纸条写好,王马小吉接过去一看——「哇不愧是kamukura酱!」

——————场景转换:某人的房间——————

「咚咚咚……」富有节奏感的敲门声。屋内,某人正准备扣上肩上的扣子。嗯……要怎么办才好……如果人家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现实就是最原没穿好衣服就去开门了。

「nixixi~最原酱~」面前这个笑得漫不经心的正太——王马小吉。「啊……原来是王马君啊……」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王马君有事找我吗?」王马小吉的动作完全对不上问题——「呜呜呜……最原酱……我有这么可怕吗……你都不先请我进去坐一会儿……呜哇哇……」声音越哭越大声。

「啊……王马君,我们进去说话……!」果然,最原最不擅长应付这种局面了。

屋内。

「那个……王马君……?」最原惊讶看着这个对假哭很上手的人。「nixixi~最原酱~」这个时候又立刻换了一副表情。「也太厉害了吧……」最原只好在心里感叹一下。

「王马君找我有什么事吗?」还是赶紧解决事件才能更快通关唯一的一周目。「nixixi~最原酱的衣服还没有穿好呢~」某人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奇怪的点,伸手过去,好像是想要帮忙把扣子扣好。「啊、那个不用了王马君……」

最原单手想把王马的手给挡回去,然后发生了一件令他始料未及的事——王马小吉的手,刚好抓住他的衣服,在手与手相互的碰撞中,物体惯性学为我们诠释了一切。

最原终一的衣服被王马小吉给扯下去了。

「诶?!」最原终一并没有预测到这件事的发生,做出的反应自然是惊讶。然而那个「罪魁祸首」就不一样了——「诶?!最原酱的「半裸身」诶~」王马小吉特别把「裸身」两个字强调了一下,接着就是快速拿出手机拍了一张。

「王、王马君……!」很显然,最原终一是不想让王马小吉保存这张有伤风化的照片。

「nixixi~最原酱~这张照片我该怎么处理呢~要不要去分享给天海酱呢~他可是一直都想知道最原酱到底是男是女……」「王、王王王马君!!!!!」实在听不下去这种有些微妙「羞耻paly」的话语。「nixixi~最原酱不想明天这张照片「广为流传」的话,请把这套衣服换上!」说着。特别严肃地不知道从哪里拖出来一套衣服。

「女、女女女装?!?!」

王马君手里拿着的,江之岛盾子所推崇的衣服。

先不说女装……「裙子……太短了吧……」

有点绝望。

——————n分钟之后。

    「诶~没想到最原酱穿女装还是挺上手的呢~」故意惊叹。「王、王马君……」「哈哈哈,最原酱把手松开啊,别拉住裙子……nixixi~忘记说了,这个裙子是按照女性的身材比例设定的呢,最原酱真的不怕走光?」「王、王、王马君!!!!!」
「哈哈,看来最原酱是成为了有些奇怪女装癖的人呢~nixixi~」
END(伪)
——————
唔……果然再怎么努力也超不过一个初中生的水平……嘛……毕竟才上初中……不行我要挂了……

教主生快……(标题被康娜吃了)

20170428希望教主生快 (标题被康娜吃了)
*cp:狛枝凪斗x日向创?
*希望教主生快w
*与现在我写的正文无关
*可能有传教成分
*因为上周家里断网没来得及发出来,所以这周来补了(没办法就算错过了我也舍不得)
——————————
日向创彻底颓废了。

一直都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还需要努力为那些绝望的人创造一个虚假的「希望」。明明都已经绝望了吧——亲人,朋友……自己拥有的所有东西几乎都已经被毁灭了。「狛枝……我不能再失去你了……」唯一剩下一个朋友了。

「日向君,怎么了?」狛枝歪过头微笑着看那个突然叫到他名字的人。「未来机关这个分支只剩下我们两个了吧……」日向突然是想到了什么理由来开脱。「日向君很优秀啊。」狛枝回答了一句毫不相关的话,「根本不需要别人做什么,有你就够了呢。」「果然还是限定了「超高校级的未来」吗……」日向颇有些失意。

「呐,日向君,希望是很美好的……」这家伙……果然还是像追求希望吗……

突然转身说了一句:「日向君,即使我们曾经是绝望残党,也不能放弃哦。」「就算染上了绝望病也不要紧吗……」绝望病,无药可救。「日向君……」瞬息万变的表情。「你是说,你最近  反常的行为是因为「绝望病」?」着重突出了「绝望病」三个字,想问个清楚。

「日向君,现在的处境并不算是真正的绝望。」狛枝的神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如果被我这种垃圾喜欢上才叫绝望。」这家伙,明示暗示着什么。作为「超高校级的未来」,虽然现在没有神座那样的全能全才,但仅剩下的才能也能够使他明白狛枝话里有话。「狛枝……我……」

话被卡住了,嘴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冰冷的手顺着胸口一直滑落到腰间,动作并不是很娴熟,而是有些笨拙的将对方的皮带扯下来。「唔……狛枝、你、你要干什么?!」日向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到了,难道他……「狛、狛枝!收手吧、」稍微有些慌乱。视线的彼岸上那个人故意装傻说:「呐,hinata君指的是什么呢?」说着温柔的把对方的领带取下来,一边脸嗔痴地说:「hinata君可是完全点燃的我的欲望了呢。」一边将那条「日向限定版」的领带扔在一边。

「日向君,接下来,是真正的「zetubo(绝望)」哦。」「诶?!!狛、狛枝!!!!」

仿佛是意识到接下来对方要对自己做的事情……难道……难道……这家伙……

(突然煞风景)「卡——」最原说,「两位前辈,这次我父母的戏辛苦你们了……」刚才还无限撩人的两人,立刻说:「没有啦,能帮上最原君的忙简直是我的荣幸。」/「没有啦,小事而已。」「可是……」最原突然脸红了:「两位前辈怎么能把这个……这个……bl的戏给演得这么逼真……啊啊啊啊对不起我不该问这种问题……」

狛枝一个「爽朗」的笑容,说:「其实这是因为……唔、唔、」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危机,日向创赶紧捂住狛枝的嘴,对最原说了声:「那什么最原君我和狛枝改天再来找你啊……」(最原(脸红):诶?!?!!!!难道是……)

「咳、咳、」狛枝忍不住咳嗽了一下。「hinata君真是的……明明今天是我生日你都不对我好一点……」此刻日向的脸已经红出了一种新境界:「谁管你……无路赛无路赛……」

「hinata君,和我交往吧。」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就这么脸不红心不跳的把这句话说了出来。「狛枝……」虽然日向的心里并不反感,但是——「啊啊啊啊!!!!!!我不知道啊!!!」「噗嗤,hinata君现在的行为像个小女孩一样。」「你还说——还不是你一开始说去帮最原演一段戏……谁知道(居然是bl)……」

————————————
然后——突然就没啦!!!看见别人都在虐枝所以我才选择这个甜一点的副本……嘛……这都要变成「超高校级的辣鸡文」了……

[原创同人文]日向君家的兄控chapter.5禁声(上)

日向君家的兄控chapter.5禁声(上)
不过、心情这种东西,现在已经无暇顾及了吧?啊,让他们担心真是抱歉了呢。
日向苦笑了一下。哈,果然、还是Bad End吧?干脆就这样乾定落幕吧,反正也没有其他的结局。
日向在图书馆待了很久。另一边,神座。
残败的墙体,垃圾工程。还真是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唯一觉得不无聊的事情,只有创。啊、那个孩子啊、虽然说着是一个没有任何才能的普通人、但是却非常努力,虽然说在什么方面都没有什么天赋就是了。啊,这样说的话还真是过分啊。为什么,他会对这个世界抱有希望……?明明也只是一个无聊的东西。
似乎开始变得有些执着了。为什么?
创,为什么你不能和我在一起?
他的话,用其他才能攻略创也是办得到的。
就是这样长期全能全才才觉得很无聊啊。可以的话,干脆变成一个普通人吧。啊,果然还是很无聊。「把自己变成普通人」这种才能他也是有的。可是没有才能,他似乎也就失去了最初制造出来的「价值」。那种「在战场上战无不胜」的「杀人机器」。所以,一开始他的价值也就只有「杀人机器」而已。
心,第一次感到了烦躁。「创……」他轻轻唤出他的名字。创……知不知道,我也没有什么「理由」再继续和你一起了。清你以后一定要忘记我。不然……「创,你哭得真是很难看啊。」那家伙,还是笑着好看些。
「喂?雾切仁?」第一次拨通了那个电话。「哦?神座?」电话那头,正是现在希望之峰学院的校长「雾切仁」。「神座君,感到厌烦了?」「……我不想多说废话。」「明天我就派人来接你走出日向家。」「……」
——————————
从这里开始,是神座出流的人生物语。
在日向创四岁的时候,他被拥有各种「超高校级」才能的人给创造出来。身体年龄,和创一样。
此后的一年时间里,他一直在接受实验,体内被灌进了各种「超高校级」。大脑是被直接改造的。刚开始作为实验体,还是无法忍受身体上的痛苦,每天都是被拖着回去完成实验。后来渐渐的,对这些东西免疫了。创五岁时,他完成了「全能」。
世界都开始变得无聊起来。只有「预定调和」的样子。他想做什么都可以了。只要他想,他马上就能逃出这种不堪一击的实验室。他没有。理由是,「这样做毫无意义」。果然什么都是无聊的。
在某一天终于完全适应了所有才能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和他一样的存在。唯一不一样的,只是另一个人,是个完完全全的普通人而已。神座第一次产生了兴趣,「他」是怎样一个人?
他向雾切仁提出,要去日向家住。意外的,没有使用任何才能,雾切仁同意了。
一切发展都很正常。除了第一次真正见到「他」的时候。
草绿色的眸子,栗色的头发,头上一根呆毛。稍微有些怕生站在母亲的后面。虽然对于他把自己误解成「妹妹」稍稍有些不爽,但是——早就已经不重要了吧?
虽然,一开始还是觉得很无聊的。这个人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完完全全的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人。不过——这个家伙……「比任何人都憧憬着才能,憧憬着希望之峰。」
他会苦着脸说想吃草饼不想吃樱饼,然后偷偷的把自己喜欢的草饼再拿一个。每次神座都在旁边吃着创不想吃的樱饼,纵容他吃下神座那份的草饼。对于神座来说,其实都无所谓,「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也没有什么特别讨厌的」。
——————————
「唔……」小时候的创看着桌子上被分配好的草饼和樱饼。起初他还奋力反抗:「我不要吃樱饼!」然而回答他的是:「你今天只能吃这些草饼。」经过一顿教育之后,小创放弃了抵抗。不过——他盯上了神座的草饼。神座依然是一个面瘫脸,没有任何表情的吃着一块樱饼。神座瞄了一眼小创的表情——看来是盯上了自己的草饼了。「创可以吃我的草饼,不过作为交换,你的樱饼要给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刻意讨好他。
——————————
和自己不同,「他」是一个有感情的「东西」。神座第一次开始稍许在意一个人。
虽然在外界,「他」在名义上是自己的哥哥吧……
抛却乱七八糟的思绪,终于……又回来了啊……
校长办公室。
「怎么样,果然还是很无聊吧。」雾切仁一脸正常。神座的话,对于许多事情都会感到「绝对的无聊」。虽然说这次神座感到厌烦的速度大大的超出了他的意料就是了。不过——「终究还是只能感到无聊」的啊!这才是神座的正常反应。
「……」意料之中,神座懒得和他说多余的废话。「那么——你现在能够开展计划了吗?」雾切仁问他。果然头衔又要换成「超高校级的杀人机器」吗?……真是讽刺……现在这个「超高校级的???」才是最合适的称号吧?
「雾切仁,你女儿「超高校级的侦探」最近好像查到很多东西了。」
「我已经取消委托了。」
「哦?看来还是要我去解决「超高校级的绝望」?」
「我可不想「那件事」再来一遍。」
「所以你就给绝望帮忙,把那些东西都处理了?」
「这会影响希望之峰的声誉。」
「哼,这就是你们把音无凉子放过的理由?」神座身上释放出来的威压十分可怕。
「她是第78届生,「江之岛盾子」,不是「音无凉子」。」
—————————— 
谖风:好的好的……我已经要死不活了……不知道创妹回家发现神座不在会怎么办呢~果然神剧情都是出自于各种坑(误)吗(ಥ_ಥ)  。